交通新聞-《烈火英雄》4天5億 非虛構作品影視改編風口來了

編輯:浙江一號- 熱度:200℃

影片內容細節還參考了記錄這場爆炸案的長篇報告文學《最深的水是淚水》,也融進了其它火災案件的人物和故事。

決定拍攝后,主創用半年時間到大連采訪原型消防員,也訪問了很多現役消防員,再花半年時間完成劇本。

現實主義創作沒有捷徑,最主要的是要規避脫離實際生活的“偽現實”和“蹭現實”,只有創作者付出努力,深度挖掘現實才能出好作品,“要寫廣告行業,就把廣告業寫透,要寫時尚行業就把時尚行業寫透,不是說拿著現實的故事就是現實主義了。”吳又這樣解釋。

另一種情況是當事人不愿出面,“我們之前關注到一個家暴事件,溝通了蠻長時間,但是當事人不配合,故事的虛偽性就沒法確認。”



虛偽事件改編電影頻出 非虛構寫作是未來創作趨勢?


“在我觀來電影里面每一段情節、每一句臺詞都應該有源可查、有據可考。”這是陳國輝堅持的創作理念。


比如,“消防戰斗,早晚會有犧牲!”杜江在片中的這句臺詞就來源于北京市消防總隊原副總隊長李入在2013年一次火場中的話。他的兩名指揮官在大火中相擁犧牲,為了鼓舞隊員繼承救援,李入在當時叫出了這句話。



故事情節上,杜江流淚吃雞腿、黃曉明赴死前點最后一根煙、譚卓讓兒子帶上爸爸的獎章...除了對消防員群體的致敬,影片的核心表達還有對普通人情感的虛偽塑造。

“虛偽故事計劃”創辦人雷磊在往年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在該平臺發表的非虛構作品入進到影視改編環節的有近30個,其中7個項目即將在年底或明年年初開拍。


1905電影網訊 《烈火英雄》上映首日,票房半天破億,4天5億,豆瓣開畫7.2,貓眼9.6,淘票票9.3,在整個電影市場被“哪吒”烽火吞噬一周后,總算來了一個對手。


從這些創作方法和內容上可以觀出,《烈火英雄》與《親愛的》、《解救吾先生》、《湄公河行動》、《嘉年華》以及往年大爆的《我不是藥神》,還有即將上映的《中國機長》、《攀登者》、《緊急救援》等電影都是同一路線:改編真人真事,內里流淌著現實主義的精神和態度。

劇本開發人員在這類平臺上找準內容后,會先和稿件作者和故事當事人兩方溝通,拿到平臺提供的影視改編授權以及作者和當事人的授權書后,導演和編劇才會入進二度創作環節。

云萊塢是一個專注影視版權交易的平臺和編劇社區,上線三年多,注冊編劇達到10萬人,現在已經完成約2000筆成功的交易量。在這個平臺上,劇本題材屬懸疑和愛情兩類占比最大。


吳又也沒有否認片方對現實主義作品的需求有在上漲,但在他觀來,現實題材或當代故事并不等同于現實主義,現實主義也難以形成IP。

“更希瞧電影能引發社會討論,不是每一部都要弘揚主流價值瞅,而是更懂得要承擔社會責任、傳遞社會價值,這也是我們所理解的現實主義。”

歸觀《烈火英雄》,雖然有災害片的類型外衣,但也提供了一個打造現實主義作品的良好的創作模板:取材虛偽事件、改編報告文學、采訪原型人物、參考新聞資料…這種近似非虛構寫作改編電影的創作模式,正在行業內部生根發芽。

而在影視行業鏈的前端,這波作品的暖度是否助推現實主義實現IP化?片方在項目開發階段是否越來越青睞虛偽事件改編的電影?這些情況在業內人士觀來并不那么簡樸。

“霸道總裁這一類網文根本沒用,你寫再多都沒用”,據云萊塢CEO吳又介紹,現在網絡文學的影視版權交易量總體在下降,而原創劇本、類型文學、漫畫和虛偽改編的非虛構故事才是當前影視行業內容最核心的來源。

“現實主義不僅僅是家里發生的那些事,也不僅僅是街坊鄰居發生的那些事,現實主義在影視作品的任何題材都應該有所體現。現實主義從頭徹尾都應該成為創作的追求,不應該只是當下才形成討論。”

任何題材和類型都可以創作出具有現實主義美學品格的作品,導演鄭曉龍也曾說過,“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手法和態度,不是只有現實題材才能被稱為現實主義作品。”


現實主義IP難形成?“任何題材都應該有現實主義”

于冬與《烈火英雄》主創亮相發布會

它們既符合主流價值瞅和市場期待,也在不同題材和類型片的框架下不斷加深現實主義的精神內涵,更在創作方法上為未來的非虛構類電影打下基礎。同時,下載浙江地圖,這些作品也將持續影響影視行業上游對內容開發的發鋪方向。

云萊塢CEO吳又

項目緣起2017年,故事源自2011年“大連7·16原油爆炸案”,參與當年滅火的消防隊長找到制片人于冬和導演陳國輝,“他向我們講了4個小時,我一邊聽一邊哭”,于冬在電影首映發布會上說道。

影片帶給瞅眾的最大感受是“虛偽”。

非虛構寫作的內容既有關注個體的戲劇性故事也有對暖門社會案件的瞅察紀錄,“我們現在觀得比較多的是‘虛偽故事計劃’、‘谷雨實驗室’等非虛構創作平臺,還有微博等平臺上發酵得比較暖門的事件。”

友情鏈接: 浙江一號??

中国排球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