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電視臺-群嘲鹿晗,才是真的年度慘案

編輯:浙江一號- 熱度:73℃

同樣,鹿晗在《上海堡壘》的采訪時說過,我正在一步一步了解演員這兩個字,特別想深刻地鉆研一下關于演技這方面,因為我也逐漸地在轉型,希瞧能用自己的行動努力來一步一步地得到更多人的認可。


相反,放眼整個市場,《上海堡壘》才應該成為一次特例,它更像是一種警示,在告訴后面的電影人,路還在探索,我們答應失敗,但是這種失敗,是為了之后的入步。

鹿晗們怎么辦?

但是(小鮮肉)這種詞也罷,這種現象也罷,我們退歸三十年以前,是不可能的。(記者:怎么說?)因為一個演員要出來是很難的。現在機會多了,可能在網上忽然出一個網紅都有可能。機會多了是好事情,讓年輕人自己往鍛煉。我相信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他都有自己價值瞅的判定,我也相信廣大的瞅眾也會有判定。一個真正扶不上墻的人,瞅眾會淘汰他的。你也不用愁,最后就沒人出這個錢。我覺得沒關系,我自己認為,鋪開這樣的討論是好事情,對所有年輕人也有壓力。那就是說,你要名符實,不要名不符實。那么你要做什么呢?從自身做起,加強修養,加強演技的鍛煉,加強做人。

與此同時,導演也在采訪中表示,選擇鹿晗并非因為他的流量,更明白流量是雙刃劍,“他們肯定對于宣傳上會有一定幫助,但盡對不會對票房有什么幫助。”

萬萬沒想到,整篇文章被發布出來之后,過于“嘩眾取寵”的標題,直接讓輿論發生了另一種變化,讓不少營銷號找到了繼承“煽風點火”的可能性。

但是滕華濤也忘了一件事,作為導演有調教演員的職責。用張藝謀導演的原話是,沒有不會演戲的演員,只有導演不稱職。


《上海堡壘》失利了,但并不代表鹿晗真的就應該被群嘲。至少在《重返二十歲》《我是證人》等作品中,鹿晗證實了自己作為一名演員的可能性。

2014年到2016年,鹿晗一度是黃牛們的“搖錢樹”。只要有他出席的活動或者綜藝,門票最高被炒到上萬元一張。2016年,鹿晗以2.3億的身價登上了中國90后富豪榜。

而作品,也變成了他們的“罪因”,因為在外界不少人觀來,這群“流量們”沒有作品。

為什么一部《上海堡壘》能掀起如此大的爭議呢?


友情鏈接: 浙江一號??

中国排球联赛